無線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無線小說 > 詭秘:阿卡納戰爭 > 第三百五十章 酒館委托

第三百五十章 酒館委托

-

接到大地醫院的報告時,格洛麗亞正在地下城·永夜港。

一份帶有批註的傑拉爾丁病例被埃姆林提交到格洛麗亞手上,通讀之後格洛麗亞對這個叫埃姆林·懷特的年輕人評價又高了幾分。老希內杜院長選擇這個埃姆林在這個關頭頂上位子,果然是因為其出色的個人能力。

埃姆林還在報告中提交了一份申請,要求黑夜教會提供傑拉爾丁更加詳細的檔案,比如當年受傷退役的細節,措辭並不是很委婉。

看來這位年輕人也有些怨言。

有怨言的不止埃姆林一個,還有格洛麗亞本人。事實上她也多次向軍方請示,要求調取傑拉爾丁的所有檔案,但都因為冇有過保密期限而被拒絕了。

連一個教會聖者都調不出來的檔案,你們奧古斯通到底在藏著什麼?

傑拉爾丁無疑是一個巨大的麻煩,作為一個不折不扣的日子人,格洛麗亞也不想沾這種不明不白的麻煩,奈何她是“高個子”,必須上前率先倒黴。

圍繞傑拉爾丁謎團的核心在於:當年傑拉爾丁到底是因為怎樣的一等功而退役的?

既是傷病的功臣,又為何一定要其退役丟給教會。而不是呆在軍隊裡養老?

軍隊是王室的力量,而奧古斯通王室……

有一些奇妙的猜測在腦海中形成,需要一些請阿波來驗證。格洛麗亞腳步一轉,拐進蚯蚓島酒吧。

由於之前棉花巷爆炸與流放者暴動,由彗星小隊輪流扮演的【菲爾德·莫雷蒂】和永夜港的老闆關係不錯。

“晚上好,莫雷蒂先生,今天你想買些什麼?”

消瘦的酒保露出血腥的笑容。這位菲爾德·莫雷蒂一進入永夜港,他就獲得了訊息,代替酒保在蚯蚓島酒吧裡等了。

“我要一些……關於前段時間流放者暴動的訊息。”

“知無不言……隻要報酬到位。”

格洛麗亞排出九張大鈔。

“11月18日的流放者暴動,他們用的是魯恩軍隊的製式武器嗎?”

“是的,先生。”

“他們具體用了哪些?把你知道的列一個清單給我。”

“或許你還需要加兩杯酒。”

又是九張魯恩鎊大鈔拍在吧檯上。

老闆露出滿意的笑容。很快,一個侍從從後廚走出來,將一張儲存卡交給格洛麗亞。

“要紙質的。”

格洛麗亞敲敲桌麵。儲存卡,誰知道裡麵有冇有塞什麼病毒,至少斯科特一定會這麼乾。

侍從撇了撇嘴,收起儲存卡回去,不一會拿了一疊紙質資料過來。情報很全,不僅是列出了流放者所使用的製式武器,而且還對每一樣進行簡短的介紹,並附上了一些暴動後的相關照片。

對得起這個價格。

越是翻閱情報,格洛麗亞越是頭痛。

軍隊裡出了大問題。

這麼多武器能流入這種暴徒的手裡,一定有很大能量的人叛變了。

立了大功卻被趕出軍隊的記者,流入黑市的大批武器,無法被調出的絕密檔案……

重重疑雲籠罩在軍隊中,但格洛麗亞卻有些看不清楚。敵人應該就隱藏在奧古斯通的大旗之下,暗中策劃著一切,裡應外合。

就是不知道,目前的奧古斯通王室,有冇有發現這些潛在的危險。

思索片刻後,格洛麗亞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既然傑拉爾丁是這此軍隊疑雲中的關鍵人物,不如乾脆將她直接從醫院裡放出去,看看是否能夠引出藏在軍隊中的那些人。

一個一等功的大功臣,不是在軍隊的療養院裡好生供養著,然後大肆宣傳,而是迫不及待地將其退伍,轉手給教會。

難道,軍隊裡的這位,在害怕嗎?

他們在害怕什麼?害怕傑拉爾丁知道了他們的秘密,繼續留在軍隊中會破壞他們的行動?

還是說,傑拉爾丁給部隊乾黑活時接觸了她不該接觸的東西,成為一個不可控的不定時炸彈?

這些都是猜測,真相無從得知。格洛麗亞隻能從傑拉爾丁不斷重複的那個扭曲噩夢中,一次次摸索當年事件的真相。

之前的格洛麗亞一直對傑拉爾丁有所忌憚,怕自己為其構建的夢境迷宮壓製不了其身上的汙染。但現在,非常時期,格洛麗亞覺得應該采取一些大膽的戰略,加快我方的調查進程。

“再來一杯酒吧,先生。”

“最近有人在打聽我嗎?”

格洛麗亞再次掏出一疊現鈔。

【菲爾德·莫雷蒂】這個名字對格洛麗亞夫婦來說有特彆的含義,它很有可能會帶來一些意想不到的變故。

雖然目前彗星小隊的扮演良好,但格洛麗亞還是不希望【菲爾德·莫雷蒂】的名聲太大,引起不必要的禍端。

“有是有一些,不過這些議論與打聽大多會指向你在【死亡名單】上優秀的業務能力。

“但最近,我也有開始聽到一些議論,流傳著你在流放者暴動中的所作所為。”

“……11月18日我並不在地下城。”

“是的,所以這隻是一些杜撰的謠言。但是你在棉花巷爆炸案中的強大表現,以及你這兩個月來對地下城的清剿,已經在地下城中漸漸傳開,成為了很多謠言滋生的養料。所以,人們由此聯想出,你在暴動當天對流放者大殺特殺的身子,也不是不能理解。”

“……”

某種意義上來說,這也冇錯。格洛麗亞當天作為指揮者,也算是另一種意義上的大殺特殺,間接人頭無數。

但讓格洛麗亞有些出乎意料的是,永夜港老闆竟然連自己對地下城的秘密清剿都知道,看來這個老闆手段和渠道都不簡單。

“這種【菲爾德·莫雷蒂在地下城流放者暴動中大殺特殺】的謠言,目前還隻存在少數人的陰謀論猜想裡,但是我想,即使地下城裡情報資訊傳遞緩慢,這種謠言也終會在貝克蘭德的地下世界傳開的,這隻是時間問題。”

“在接下來的六個月裡,我要買斷關於我的訊息。”

格洛麗亞決定道。

“如果有人打聽我,你要第一時間告訴我,並告訴我對麵長啥樣。同時,若有其他人提問關於我的問題,你也不能回答這類問題,就說這些情報已經被人買走了。

“我隻要六個月,六個月後你愛怎麼說就怎麼說,隨便你。

“之前你不是說,你欠我人情嗎?這個月後,我們就兩清了。”

“……這隻能減緩謠言流通的速度,做不到絕對的杜絕,該來的總歸來的。”

“我明白,我確定這場交易,我隻是暫時不想和他們嗶嗶。”

永夜港老闆想了想,然後伸出瘦骨嶙峋的手,抓住格洛麗亞使勁握了握。

“成交!”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