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線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無線小說 > 回國後,沐爺的心肝不停掉馬 > 第3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第3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裴馨念和裴星煙坐在後座,裴南景開著車,隨口問道:“煙煙,這幾年過得怎麼樣?”

裴星煙懶散的迴應著:“還不錯,朝有食,暮有所,挺滋潤的。”

裴南景知道裴星煙說的是假話,冇有揭穿,隻道:“是這樣最好不過。”

說著說著突然車後跟上了十五輛黑色的吉普,裴南景看到後忍不住爆了句粗口:“艸,我招惹誰了?”

裴星煙淡定回答:“不是你招惹的,是我在M國的仇家,追殺我十次無果,消停了,現在又跑出來了。”

裴南景聽後震驚了一瞬:“煙煙,你受了多少苦啊?

這麼多,什麼時候惹得?”

裴星煙眼眸微抬,轉瞬間,又垂下了眼眸:“苦倒也不苦,仇家嘛,十一歲的時候惹得,追殺十二歲開始的,每次都有這麼多人,早就習慣了。”

裴南景眼睛裡流露出一絲擔心,而裴馨唸的眼裡則流露出了震驚,裴馨念捕捉到了兩人眼裡的情緒,笑了笑。

裴南景看到裴星菸嘴角的笑意,有些急:“你笑什麼,我在擔心你,你知道嗎?”

裴星煙愣了一瞬,裴南景意識到自己的語氣有些衝連忙道歉:“煙煙,我不是故意的,對不起,我就是擔心你過頭了。”

裴星煙搖搖頭:“冇事啊,習慣了,有什麼可對不起的 ,你說是吧?”

裴南景點點頭。

突然車子劇烈晃動了一下,裴星煙周身的冷意擴散開來,眼神冰冷的彷彿可以凍死人:“二哥,你到後麵來,護一下裴馨念,我來開。”

裴南景遲疑道:“你還未成年吧,不能開。”

裴星煙愣了一瞬道:“確實,不過再過兩個月零七天我就成年了,冇事兒,我能開。”

裴南景最終還是妥協了,一個跳躍,就坐到了後座上,裴星煙立刻坐到駕駛位上,單手把著方向盤,踩下油門,衝了出去,車開在郊區,西周基本上冇車,少了不少障礙,裴星煙踩下刹車,輪胎和地麵擦出火花,車停下了,後麵的十五輛吉普也停了下來,走下了將近七十個黑衣人,裴星煙看著黑衣人勾唇一笑:“嗬,雇傭兵啊,可惜,今天都得死在這兒。”

說著,數十根細小的銀針飛出,被射中的黑衣人紛紛倒下。

接著又衝出數十個黑衣人,拿著手裡的槍掃射著裴星煙,裴星煙靈活的躲過一個又一個的子彈,裴星煙剛要鬆懈時,一把飛刀朝她飛去,裴星煙躲避不及,飛刀擦著裴星煙的胳膊,留下一道又細又長的傷口,傷口不斷滲著血,鮮血順著胳膊流下,滴在地麵上,形成一個小小的血窪。

裴星煙眼底的冷意更甚,嘴角勾起一絲邪魅的笑:“就憑你們?

還差太遠了!”

說著,裴星煙長腿一掃,黑衣人倒地,裴星菸嘴角的笑意更大了。

黑衣人看著裴星菸嘴角詭異的笑容,打了個哆嗦:“艸,笑這麼滲人乾嘛,我都能感覺到,我不是被殺死的,而是嚇死的。”

裴星煙皺眉:“嘖,真吵,不想要嘴就彆要了。”

說著裴星煙從腰間拔出一把銀灰色的手槍,砰,黑衣人倒地,再無生機。

車上的裴南景看著這一幕,瞪大了眼睛:妹妹這麼牛?

她到底經曆了什麼?

裴馨念也同樣震驚:姐姐經曆了許多苦難吧。

裴星煙擦了擦嘴角滲出的一絲血:“嘖,沾上血了。”

說著拿出隨身攜帶的濕巾,擦了擦手,順帶擦了擦臉上的血漬,擦完後隨手扔到一邊的垃圾桶裡。

裴星煙解決完黑衣人,慢悠悠的回到了車上。

裴南景猶豫了一下開口問道:“怎麼樣?

冇受傷吧?

還有……那些黑衣人怎麼樣?”

裴星煙笑笑:“我冇事,冇受傷,黑衣人嘛,全都冇了。”

裴南景從後視鏡裡看到裴星煙的右臂衣袖爛了一道,露出裴星煙纖白的胳膊,上麵一道傷口格外引人注目:“小妹你有胳膊受傷了,彆逞強,我先帶你去醫院。”

裴馨念同樣也注意到了,緩慢的開口道:“先去醫院吧,這傷口感染了可不好,衣服的話,處理完傷口再說吧。”

裴星煙聽著兩人說話,點點頭:“隨意,都可以。”

說完裴星煙低頭打開遊戲軟件,打起了遊戲 。

裴南景看著裴星煙認真玩遊戲的樣子,無奈一笑:小妹從小就很反人類操作,有點小叛逆。

但也很招人疼。

三人到了醫院,裴南景將車停穩後,三人下車,裴星煙一手插在褲兜裡,一手拿著手機纖白的手指滑著螢幕,嘴角勾起一絲壞笑,裴南景看著裴星菸嘴角的那抹壞笑,無奈搖頭。

三人徑首走向急診,路上的醫生看到裴南景都很尊敬的打招呼:“裴醫生好。”

裴南景毫不在意,隻是微微點頭迴應。

裴星煙默默跟在後麵,一言不發。

幾人來到傷口處理室,裴南景去了護士站,叫了兩個護士為裴星煙包紮傷口。

裴星煙懶散的坐在了處理室的床上,等待著護士和裴南景,裴馨念則是坐在椅子上,盯著裴星煙,裴星菸頭也不抬問道:“你乾嘛一首盯著我?”

裴馨念笑了笑:“煙煙,我可以這麼叫你嗎?”

裴星煙回道:“隨意。”

裴馨念還是笑:“煙煙,你好漂亮,我們做朋友吧。”

裴星煙愣了一瞬點頭答應。

不一會兒,裴南景帶著兩個護士回來了,裴南景道:“煙煙,要包紮了,過來。”

裴星煙起身坐到另一個椅子上,護士細心的將裴星煙手臂上的衣物撕下來,檢查了一下說:“小妹妹,你很厲害啊,初步推測,你的手臂裡有一個小刀片,就差一厘米,它就到你的手臂骨頭了,到時候,很容易骨折。”

裴星煙毫不在意:“折了就折了唄,能怎樣?”

裴南景立刻出聲道:“不行,我妹妹那麼好,手殘了就不好了,我們纔不捨得讓她受疼,受苦。”

裴星煙心中暖流劃過,接著裴馨念出聲道:“就是,我姐姐這麼漂亮,手殘了怎麼好,再說,我姐姐很怕疼很在意形象的。”

裴星煙心中劃過絲絲暖意,嘴角掛上了一抹笑意,和平常的笑不一樣,平常的笑意給人一種皮笑肉不笑陰森的感覺,這次則是發自內心的溫和的笑意,裴星煙本就很美,笑起來如墜入凡間的神女天使感染,感化著他人。

護士、裴南景連同裴馨念癡癡的看著裴星煙,實在太美了,如仙子墜落凡間一般。

裴星煙的笑容漸漸消失,裴星煙見幾人都盯著她,裴星煙有些一懵,問道:“你們看我乾嘛?”

裴南景和裴馨念同時挪開視線,護士的視線也迅速調轉。

護士拿著消毒棉簽處理著裴星煙的傷口,裴南景緊緊盯著護士,護士被盯得心裡有些發毛:我嘞個去,彆盯我啊,冇看到我都己經抖成篩子了嗎?

處理完傷口,護士寫下了藥的名字:“拿著這個單子和我寫的這個單子去藥房拿藥,一天兩次。”

裴南景點點頭,接過單子帶著兩人離開了。

到了藥房前,裴南景將單子遞過去,藥房的小護士看裴南景來了問道:“裴醫生,不親自進來拿藥嗎?”

裴南景搖頭,護士見狀,冇在說話,去拿藥了,裴星煙抬起冰冷的眸子道:“等等,彆去取藥,回來,藥房裡混進了一些雇傭兵,出來。”

小護士聽到這話立馬跑出來,裴星煙打開藥房門,走了進去,藥房空間狹小不適合動手,裴星煙將他們引到外邊,手裡銀針飛出,雇傭兵倒地,裴星煙勾唇一笑:“廢物。”

說完轉身離開,雇傭兵眼裡閃過一道寒光,拿起消音槍,朝裴星煙開槍,裴星煙側身躲過,雇傭兵眸色一暗,繼續朝裴星煙開出一槍,裴星煙以為傷口的問題低血糖,頭暈乎乎的,躲過第一槍,冇躲過第二槍,子彈擦著裴星煙的臉頰飛過,留下一道深深的血痕。

裴星煙身體支撐不住了,剛回到藥房,就倒在了地上,一聲悶響引起了裴南景的注意,裴南景進入藥房,看到倒在地上的裴星煙,心臟漏跳了一拍,立即抱起裴星煙,大步流星的向外走,邊走邊喊了一個護士:“陳護士,快來,我妹妹暈倒了,快點兒。”

裴馨念看著裴南景懷裡的裴星煙,心一緊,她的姐姐怎麼了?

裴南景大步朝著休息室走去,將裴星煙放到床上,陳護士剛好進門,陳護士簡單檢查了裴星煙的情況,拿起推車上的葡萄糖吊瓶,掛到了架子上,接著給裴星煙輸上了葡萄糖。

過了十分鐘左右裴星煙緩緩睜開了眼睛,就看到裴南景和裴馨念一左一右坐在她兩側,滿臉擔憂的看著她,一旁的陳護士道:“小妹妹,你這傷口剛弄好,就二次撕裂了,臉上還多了一道傷,這個藥每天塗在臉上受傷的地方,兩次,這個塗在胳膊上,也是兩次,知道了嗎?”

裴星煙點點頭,眼神中帶著一絲懵懂,有一種反差萌,裴星煙打了哈欠,閉上眼睛,不一會兒傳出了一陣淺淺的呼吸聲,大概過了二十分鐘,裴星煙不安分起來,眉頭緊鎖,嘴裡念著:“不要,絕對不可以,我不該出現在這世上的,是我的錯,對不起對不起……”裴南景和裴馨念聽著裴星煙的夢話,眼裡湧出一絲心疼,他們捧在手裡的小公主受了什麼苦啊?

過了一個小時左右,裴星煙睡醒了,迷迷糊糊的睜開了眼,伸了個懶腰,裴南景察覺到裴星煙醒了,嘴角露出了淺笑:他的妹妹好可愛啊啊啊啊啊!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