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線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無線小說 > 薑暖竹許鶴儀 > 《鶴鶴有鳴 》 第23章

《鶴鶴有鳴 》 第23章

《鶴鶴有鳴》是所著的一本已完結的,主角是薑暖竹許鶴儀,人生不需要太多的感歎,隻要是讀過的人,都懂。精彩內容概括:...《鶴鶴有鳴》第23章免費試讀許鶴儀似是開玩笑道:“那就要麻煩許太太照顧我了?”

薑暖竹端起碗,搖著頭道:“這可不劃算。為了一碗薑湯我還得當苦力,你還要白吃一遭罪,我可不做這傻事。”

許鶴儀啞然失笑。

不知道該誇讚薑暖竹精明,還是開心她竟然會心疼他。

兩人聊了兩句,就上樓洗澡了。

等許鶴儀出來時,冇在主臥找到人,就朝著對麵走去。

薑暖竹果然在陪兩隻小貓玩。

聽見腳步聲,薑暖竹側頭看來,“你有冇有想好給貓貓取什麼名字?”

房間燈光柔和,落在薑暖竹精緻穠麗的眉眼上,像是打了一層柔光,溫柔美麗的不像話。

許鶴儀隻穿著簡單的休閒外套,一身氣息收斂,溫潤如玉。

他走到薑暖竹身邊,跟著蹲下身子,“你是她們的媽媽,名字當然由你取。”

媽媽兩個字聽得薑暖竹耳朵發燙。

她也學會反擊,溫聲反擊:“你是他們爸爸,取名字你也要出力呀!”

彆看薑暖竹嘴上逞強,其實說話時,頭一直低著,裝作逗貓。

許鶴儀的視線灼熱的幾乎能穿透她的肌膚,根本無視不了。

盯著薑暖竹白裡透紅的側臉看了片刻,許鶴儀有些忍俊不禁。

他有點懷疑許太太是屬烏龜的。

隻要他不戳穿,她就能縮在龜殼一直裝慫,殊不知紅的能滴血的耳垂已經出賣了她。

許鶴儀低笑一聲:“你喜歡吃什麼?”

薑暖竹啊了一聲,很快回道:“螺螄粉、臭豆腐?”

許鶴儀:“……”

薑暖竹也瞬間意識到,許鶴儀是想給兩隻小貓取個吃的名字。

想到自己的回答,薑暖竹又開始尷尬的扣城堡了。

要是兩隻小奶貓叫了螺螄粉和臭豆腐……薑暖竹不敢想象。

她趕緊補救道:“我喜歡吃糯米糕、抹茶蛋糕、旺仔牛奶、巧克力甜筒……”

薑暖竹很努力的證明自己不是獨愛臭味食物。

許鶴儀聽到她說的這些,眸光微動,微微頷首,“糯米和米糕怎麼樣?”

薑暖竹一愣,“還挺不錯的。”

布偶貓全身雪白,像是一團軟糯糯的糯米;英短是灰白色的,像是芝麻餡的米糕。

薑暖竹忍不住誇道:“你還挺會取名字的。”

許鶴儀謙虛道:“主要還是許太太會吃。”

薑暖竹聽了這話,半天纔回過味來,許鶴儀這是在調侃她。

還冇等薑暖竹反擊,就聽到許鶴儀壓低嗓音。

“來,爸爸抱一抱,看重了冇。”

他徒手一撈,就把小布偶貓托在手上抱了起來。

男人壓低後的嗓音磁性撩人,像是砂礫在耳尖摩挲,癢意直達心尖。

薑暖竹差點被蠱惑,清醒後險些落荒而逃。

晚上睡覺時,卻不由發散思維。

許鶴儀抱貓這麼溫柔熟練,以後應該也很會抱孩子吧?

第二天一早,薑暖竹和許鶴儀一起坐車去了薑宅。

他們到的時候,薑父薑母已經帶著薑暖玉到了,一家三口其樂融融的在客廳喝茶吃點心。

看到許鶴儀和薑暖竹,三人臉上還有幾分驚訝。

薑父先反應過來,“暖竹,你和鶴儀怎麼也來了?”

薑暖竹還冇說話,薑老爺子拄著柺杖下樓,語氣不善道:“他們不能來?還是說你覺得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就和你沒關係了?”

薑父:“爸,我當然……”

薑老爺子懶得聽他說:“等以後暖玉嫁出去了,你記得清明也彆讓她回來。”

薑父頓時不說話了,倒是薑母不開心了:“爸,說暖竹就說暖竹,和暖玉有什麼關係?”

“所以我這個做爺爺的都說不得了?這麼寶貴,放家裡供著去,來老頭子這裡乾什麼?”

薑母頓時不說話了,隻是臉色不太好看。

薑暖竹已經上前去扶薑老爺子,主動解釋道:“爺爺,上午看完奶奶,下午我和鶴儀還要去鐘鳴寺,許家清明節會在寺廟祈福三天。”

“不錯,正好你也跟著鶴儀認認親。”薑老爺子拍了拍她的手,問道:“那中午在這裡吃飯吧?”

薑暖竹點頭,笑道:“當然了,隻要爺爺不嫌棄我們。”

薑暖玉在一旁陰陽怪氣道:“爺爺怎麼會嫌棄他的寶貝大孫女?巴不得你把姐夫帶著一起住在這,被嫌棄的應該是我們纔對。”

薑老爺子淡定道:“本來是不嫌棄的,但就憑著你這話,我不嫌棄你們都不行了。”

薑父看了薑暖玉一眼,低斥道:“怎麼說話的,一點禮貌也冇有?!”

薑暖玉嘴一癟,埋頭靠在薑母肩頭不說話了。

老爺子脾氣古怪,年紀越大越隨性,氣頭上來了把他們直接趕出去的事情也不是冇有。

在客廳坐了一會,大家就坐車去了附近的山上。

薑家曆代人的墓都在這邊。

薑父薑母和薑暖玉一輛車,許鶴儀和薑暖竹陪著薑老爺子一輛車。

下車時,許鶴儀和薑暖竹則一左一右攙著薑老爺子在後麵走著。

薑家父女三人跟在後麵,偶爾能聽見聊天聲。

不明真相的人看了,都會忍不住誇一句和睦幸福的一家三口。

到了薑奶奶墳前,薑暖竹上前燒紙錢,許鶴儀主動拿著香燭點燃,倒顯得薑父薑母有些空閒,隻能站在一旁乾等。

薑暖玉無聊的左顧右盼,看得薑老爺子十分心煩。

許鶴儀先拿了三根香送到薑老爺子手上,“爺爺,小心點。”

薑老爺子慈和道:“好。”

許鶴儀又拿了三根香遞給薑暖竹。

薑暖竹抬頭接香,撞上許鶴儀黑沉的眼眸,兩人都下意識勾唇淺淺一笑。

四目相對,一股暖意在心尖流淌。

明明才結婚幾天,但兩人之間已經有了許多默契。

許鶴儀給自己留了三根香,剩下一把遞給薑父,就冇管了。

祭拜時要按順序,先是薑老爺子,照例對著老妻絮絮叨叨一會。

然後是薑父薑母,再就是薑暖竹和許鶴儀,最後是薑暖玉。

輪到薑暖竹時,她破天荒的多說了點話。

“奶奶,我身邊的是您的孫女婿許鶴儀,他是您當初親自挑選的,現在我帶著他一起來看您。”

“他很優秀,對我也很好,我很喜歡……”說這話時,薑暖竹麵頰微熱,努力忽略身邊許鶴儀灼熱的目光。“我們前不久領了結婚證,一定會好好過日子,不會讓您擔心的。”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