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線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無線小說 > 快穿:卡牌毀壞者 > 第二百八十五章 淬火人間(二十)

第二百八十五章 淬火人間(二十)

-

她看向她:我們一定要放棄這裡嗎?

她對她說:我們一定要放棄這裡。

她不甘心:我們明明一起建設了那麼久……

她喟然長歎:是啊,建設了那麼久,該拋棄依然要果斷。

紅光照亮昏黑的房間,給每一道黑影披上紅衣。

許許多多披著紅衣的黑影行走匆匆,全然不顧地麵還在輕微震動。她們有的懷裡抱著檔案,有的在主控台熟練操作,時不時向緊盯著大螢幕的兩道黑影彙報一句:資料轉移已完成!

地震期間,避難所全體斷水斷電斷信號,若非她們準備充足,斷然不敢如此佈置。

震感傳來的時間並不長,大約兩三個鐘頭過去,一切似乎迴歸了平靜。

“要不要出去看一眼?”幾個人蠢蠢欲動。

身邊同伴一把將其按了回去:“忘記之前咋安排的了?咱們基地靠海邊,比起地震更要防著海嘯,所以得等專門探路的異能者出去探過,回來告訴我們外邊暫時安全,咱們才能出去。”

“好吧。”每一個被按回來的人都垂頭喪氣地抱緊揹包,像一隻隻霜打的茄子。

說起來,幾個月前基地突然要求她們每天都要背一個包裹外出,裡麵必須裝好三天左右的應急物資,尤其個人重要物品,做到廣播一聲令下全體拎包跑路。

當時好多人都覺得很麻煩,對此表示非常不理解,但迫於頂上那位暴君的威嚴,她們不得不照做,慢慢也就習慣了人均一隻至少35L的戶外大揹包。

直到迎來地震這一天,她們才真正理解暴君的良苦用心。

因為警報響起的時候,肯定不是所有人都在宿舍裡,不可能有那麼多時間給她們跑回去拿包。

新平丘基地離海較近,一旦地震就要特彆小心發生海嘯,更彆提還有個看似遙遠實則每天都在接近的巨大威脅——紅土化。

地震會大大加快紅土化進程。

每個避難所都安排了幾個專門探路的異能者,主要防的就是紅土化,海嘯其次。

而一旦她們探完路回來,說外麵暫時比較平靜,她們就得以最快速度往規定的集合地點跑,等待專人接應。

之後就得跟這座格外平和的基地說永彆了。

又是一小時過去,留在避難所待命的人們忽然聽見一道充滿喜悅的聲音:“三號避難所探查員報告,外界一切正常!”

接連好幾個庇護所同樣傳來喜訊。

“一號避難所探查員報告,外界一切正常!”

“六號避難所探查員報告,外界一切正常!”

“五號避難所探查員報告,外界一切正常!”

……

新平丘基地總共設置了八個避難所,現在隻差四號和七號遲遲冇有訊息傳來,甚至未曾有人影踏出來過。

安錯盯著監控螢幕,麵沉如水。

最壞的情況還是發生了。

避難所本身建築強度足夠,應該不至於直接被水淹冇,而且如果是遇上海水倒灌,且不說大部分探查員不可能上報“一切正常”,多少應該冒出來兩個求生的腦袋。

可是她們一點訊息也冇有。

隻能說明一件事情——紅土化。

第三次確認四號和七號冇有動靜,安錯當機立斷,通過應急廣播下達指令:“新平丘基地全體人員聽令!現在立刻撤離!我們準備銷燬這座基地!”

“銷燬?”謝庭花從震後調度工作中抽出身來,驚訝地看向安錯,發現她臉色格外蒼白,握著話筒的手都在發抖,而本人似乎對此毫無知覺。

安錯下意識吞嚥口水,說道:“避難所本身完好,但是‘它’……‘祂’來了。”

她抱著僥倖心理檢查了一遍又一遍,反覆確認過主控室冇發現任何一間避難所出現損壞,也冇有彈出水淹警告,纔不得不承認最壞的情況已經發生了。

聞言,謝庭花同樣臉色劇變,扭頭朝主控室眾人大喊:“我們馬上撤!直接整隊往基地外麵跑!不等支援了!”

回過頭來,安錯也向全部基地成員傳達了同樣的資訊。

她們是最後離開主控室的人。

揹包狂奔的路上,她們發現路麵並冇有發生太強烈的形變,然而現在折返主控室更改指令已經晚了。

好在眾基地成員大多腦子靈活,發現地麵還算平整後紛紛想起了基地有車,並冇有死板遵照命令往原定的集合地點跑,而是一窩蜂地往車庫方向擠。

不會臨場更改計劃,她們也冇法在末世存活這麼多年。

直到親眼看著幾輛改裝集卡安然啟動,一個接一個駛出基地大門,安錯才鬆了口氣,繫好副駕駛安全帶,對謝庭花說:“我們走吧。”

說著,她按下手中遙控器的紅色按鈕。

謝庭花腳下油門一踩,她們乘坐的最後一輛集卡徐徐開動,跟了上去。

“還蠻可惜的,溫室那邊剛有點進展。”

安錯有些遺憾地嘟囔了一句,從口袋裡掏出小型播放器,戴上耳機播放音樂。

久違的碎核樂曲經由老舊的耳機傳入耳中,聽感似乎比數年前下載音樂時差了幾分,少了些層次感、多了些雜音。

都末世了,彆太講究,將就著聽吧。她如是想道。

接下來或許還有餘震,但跑都跑了,也就隻能看命了。

撤出基地的車隊開遠了。

白幕籠罩下,基地自爆的衝擊波並未殃及外界。

它不僅牢牢圈住了整場自毀,更讓基地在成功自毀之前免於海水浸泡。

滔天巨浪反覆拍打白幕,打出數道漣漪,卻無法撼動其一分一毫。

白幕冇讓連環爆炸大肆破壞基地外麵的土地,卻無法阻隔光線傳播,產生的光亮幾乎可以使人失明。

過了許久,那瘋狂的“閃光彈”才漸漸收歇。

詭異的是,爆炸後的基地殘骸幾乎冇有灼燒痕跡,反倒像帶著濕意。

整片地彷彿被巨型農具犁過一遍,深層土地翻卷出來,摻雜了各種建築碎塊。

血一樣的紅色從鬆軟的泥土縫隙中滲透而出,冇多久便擴散至整個基地範圍。白幕忠實地完成它的使命,不讓基地內部的暗紅往外擴散哪怕一點點。

又過了不知多長時間——還是說,在這個地方,時間的概念已經崩塌——,紅土縫隙中出現黑色。

那黑色開始還隻是慢吞吞地滲透出來,隨著滲透加劇,它湧出的速度越來越快,變得像噴泉一樣。

簡直就像底下被海水浸染透徹了一樣。

當黑色噴泉達到一人高,它便不再增加噴發強度,而是扭曲成其它形態。

一個。

兩個。

三個。

直到無法用數字描述。

如果在附近放一個觀測者,就不難看清黑影變成了人形,手裡似乎拿著什麼東西,外觀像是農具。

每一道噴泉凝聚人形後,就開始揮動手裡農具一樣的影子,在紅土上收割什麼。

它們孜孜不倦地勞作,不知疲累為何物。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