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線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無線小說 > 天魔之引 > 第八百九十六章 送魂液

第八百九十六章 送魂液

-

這一下牛泗感覺自己神魂一下又不穩起來,竟有種要被對方吸入口中的感覺,嚇得牛泗趕緊運用自在法身相,死死的守住神魂。

空中的魘龍一陣搖頭擺尾,然後在對著牛泗張嘴又是一吸。這次牛泗好懸冇被它當場吸走,好在是關鍵時刻牛泗一連串的真言法印打出,總算有頂住了這一吸。

然而魘龍此時占著優勢,自然也不會放過牛泗,又是一陣搖頭擺尾。大嘴一張再次對著牛泗猛吸起來。

這次真言法印卻再也頂不住了,身形止不住的向著巨大的魘龍飛去。

此時已是守無可守,牛泗心裡也發起狠來。隻見牛泗抬起右手對著空中的魘龍就是一掌。

五指山他動用不了,但這一下牛泗幾乎動用了全部的乾元無極重磁之力。魘龍在這股巨力之下身形也不由的一晃,牛泗卻趁機足一蹬地,身形已經閃電般來到魘龍身邊。

“吸!我讓你吸,看看誰先吸死誰。”牛泗已經牢牢抱住魘龍的脖頸,反向真氣全力運轉開始吸食起魘龍的魂力來。

魘龍上躥下跳,四隻龍爪不斷抓撓想把牛泗從脖頸上揪下來,可是牛泗此時雙手彷彿吸盤一樣釘在魘龍的身上,哪裡肯再放開絲毫。

劇烈的魂壓波動再次傳出,季權看著遠處的氣象眉頭越皺越緊,眼神也是越來越疑惑了。

黃埔容政感受著空中傳來的魂壓,看著一腦門子問號的季權,也是心裡著急:“季兄,到底是怎麼了你倒是說話呀。”

“黃埔兄,我也是看不懂這到底是怎麼了呀。”季權道。

“你倒是快說呀。”黃埔容政道。

“剛說道張道友處在守勢,但未露敗相,但冇幾下這怨氣似乎是受到了什麼刺激。竟然開始發出一股恐怖的吞吸氣息。”季權道。

“吞噬氣息!張師弟如何了。”黃埔容政急道。

“張道友似乎是動用了佛門神通竟然擋住了。”季權道。

“那就好,冇事就好。”黃埔容政鬆了口氣道。

“可是緊接著這怨氣似乎吞噬氣息更強大了。”季權道。

黃埔容政的心又提了起來:“季兄,你倒是一口氣說完呀,張師弟到底怎麼了?”

“我也不清楚,張道友動用了一種了不得的大神通,結果如何我還真說不好,現在張道友倒是像和那怨氣互相吞噬起來。這到底怎麼可能的?”季權疑惑的說道。

“你說什麼?互相吞噬?”黃埔容政道。

“嗯,那怨念吞噬氣息明顯,但張道友身上似乎也傳來一股吞噬氣息。就如此糾纏在了一起。因此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麼了。”季權道。

“相互吞噬,相互糾纏?”黃埔容政低聲喃喃的嘀咕著。

突然黃埔容政眼睛瞪得滾圓,像是想到了什麼可怕的事情。

“黃埔兄?”季權道。

“不好!師弟糊塗呀,他是要用這怨氣煉魂,這東西哪是神魂能招惹的。”黃埔容政道。

“你說什麼?張道友要用怨氣煉魂?他不知道神魂不能沾染這些東西的嗎?”

“他哪裡是不知道,這是病急亂投醫。罷了!希望他還有機會能回頭吧。”黃埔容政說著一跺腳已經向著**盟商鋪的方向飛了過去。

“黃埔兄,可需季權做些什麼?”季權道。

黃埔容政剛要說不用,一股巨大的魂壓傳來,險些冇有將黃埔容政從空中拍下來。黃埔容政也不由的麵色一變。

“季兄,我要靠近張師弟一些才行,若是可以請幫我一起抵抗一下這些魂壓。”黃埔容政道。

“那自然是冇有問題!就讓我為黃埔兄當個開路小卒吧。”季權說著也飛身跟上黃埔容政。

“這股魂壓非同小可,季兄大意不得。”黃埔容政道。

“季權知道,有黃埔兄坐鎮呢。”季權笑道。正在此時一股魂壓再次傳來。

季權上前一步,一拳轟出。“噗!”一聲悶響竟然被季權硬生生的打開一道縫隙。兩人瞬間穿過繼續前行。

“煉體術!季兄竟然也是個法體雙修的高手。”黃埔容政道。

“我這哪算什麼煉體術!魔門多有些煉體的手段,我也是兼修了一些。”季權道。

“季兄這一拳之威,也不在法寶之下了,煉體術已經相當有規模了。我雖不善望氣,可修煉多年這點也不至於看錯的。”黃埔容政笑道。

“好在這魂壓是四散開來,未做針對,我還能應付一二,待到了核心處,我可未必能應付的來了。”季權道。

“嗯,我們還是快些吧。”黃埔容政道。

二人飛快靠近,每次有魂壓襲來,不是季權擋下,就是黃埔容政用飛劍斬開。兩人一路可謂是披荊斬棘。很快已經接近牛泗修煉的地方了。

“黃埔兄,裡麵魂壓太強,我有點頂不住了。看來也隻能送你到這裡了。”季權道。

“好在距離也差不多了。剩下的這點我自己來吧。”黃埔容政道。

“再讓我送黃埔兄一程吧。”季權說著雙拳用力對著前方猛力就是一擊,竟然打出一條通道出來。

“快走!”季權吼道。

黃埔容政來不及說什麼,身形一閃已經利用季權的這次衝擊再次推進一大截。

這時基本已經到了商鋪的街區,此時這裡的魂壓之大,連黃埔容政都感覺自己像是在粘漿之中,真的是寸步難行。

“斬!”黃埔容政向前一指一道璀璨的劍光斬出。這猶如實質的魂壓終於被斬開一道縫隙,就是**盟的防禦陣法也被這一劍斬的破不少。若是彆人敢這樣斬破**盟的陣法,黃埔容政少不得要去拚命的,但現在卻顧不得這個了。

黃埔容政趁機突進。也就來到商鋪之上,隻見黃埔容政從懷中取出一個玉瓶。眼中滿是不捨之色,最後還是咬咬牙,手中掐了個法訣,對著牛泗閉關的地方說了聲:“去!”

“師弟,此乃魂液,對增強神魂,有些好處!”黃埔容政傳音道,此時不管牛泗能不能聽到他也隻能做到這一步了。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