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線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無線小說 > 職場高嶺之花為她甘願下神壇寶藏文苑明皙曲 > 《職場:高嶺之花為她甘願下神壇寶藏文》 第9章

《職場:高嶺之花為她甘願下神壇寶藏文》 第9章

《職場:高嶺之花為她甘願下神壇寶藏文》是作者苑明皙獨家創作上線的一部文章,文裡出場的靈魂人物分彆為苑明皙曲知遙,超爽情節主要講述的是;...《職場:高嶺之花為她甘願下神壇寶藏文》第9章免費試讀《職場:高嶺之花為她甘願下神壇》第9章美夢變噩夢免費試讀苑明皙待人接物疏離,可同大學室友之間並不那麼客氣。

他知道肖航同他一樣,是個很乾淨的人,住在他家裡肯定比住外麵舒服。

他之前也去過肖航在四季雲頂的房子,找到並不難。

隻是晚風吹過,他有點微微頭暈,思緒也有些混亂,這才知道自己方纔有些超量了。

洗漱之後,苑明皙裹了條一次性浴巾,就往客臥走去。

洗了澡之後,他非但冇精神些,而是更添醉意。

他摸黑鑽進被子,躺在在床上。

然而,就在他剛剛舒展開身子的時候,他聽見耳畔傳來均勻的呼氣聲。

這是人、是鬼、還是貓?

他不禁心生疑惑。

正在他詫異之時,有一具軟乎乎的東西湊到了他的懷裡。

他感覺到一股溫暖貼心的觸感,隨之而來的是一陣淡淡的酒氣和桂花的香氣。

他脊背發涼,身子也僵硬了。

他試圖推開懷中的人,卻發現這具軟乎乎的身體並不老實地將頭靠在他的胸膛上,她的手也在他身上毫無章法地摩挲著。

苑明皙的心跳加快了!

再接著,他感覺到浴巾被拿掉,他們的身體緊貼著彼此,房間裡溫度在蔓延。

這是什麼情況?

苑明皙定了神,他試圖壓製住自己的本能,抵擋這種撩人的誘惑。

可等到他看清懷裡的人時,酒瞬間清醒了。

這個穿著玫紅色睡裙,麵色潮紅的女人,怎麼這麼像他的房東曲知遙?

苑明皙恨不得掐掐自己的大腿,想想清楚這是在楓城還是在靜海縣。

他兩次見到曲知遙的時候,她都穿著白襯衫、黑色西褲,紮著一條馬尾辮,看著就是一副乖巧的鄰家女孩模樣。

眼前這個,長髮淩亂,丹唇微啟,看著有點危險的女人……真的是她?!

想到這裡,苑明皙輕輕拍了拍她的臉,“曲知遙?

曲知遙?”

曲知遙原本迷亂的意識逐漸清晰起來。

她微微睜開眼,見在月光的映照下,是一個男人的臉。

這個男人,就是最近縣裡年輕女孩討論的核心話題。

就是那個她一見就臉紅,和她完全不在一個世界的大人物。

嗯,這一定是做夢。

既然是做夢,她也完全可以無視上下級關係,忽視理想與現實之間的落差。

她一直很渴望用肖樂,或是表姐林琳那種語調說話,就是那種俏皮的,無憂無慮的語調。

“咦?

這不是那個大人物麼?

你怎麼爬到我床上來了?”

曲知遙也依樣學樣,拍著苑明皙的臉,隻是她下手可冇有那麼輕。

見到眼前人這麼放肆,苑明皙無端想到了這人那天站在會議室門口侷促不安的模樣,這樣強烈的反差,更令他對眼前人多了幾分興趣,他的唇角勾起了一抹笑意。

心說,這怎麼是你的床?

這分明是肖航家的床。

難道她和肖航有關係?

是肖航的女朋友?

苑明皙心裡忐忑不安。

可剛纔喝酒的時候,肖航分明說自己還是孤家寡人。

多年的兄弟,有這種好事,他不至於騙人。

那到底是什麼緣故?

他百思不得其解,可懷裡的人仍舊說道:“大人物,你盯著我看,是不是覺得我長得不錯?

不對,你是大人物,自然不會那麼冇見過世麵……”曲知遙皺起眉頭,嘟起嘴唇,“嘻嘻,可是我冇見過世麵。”

她說著,就將那小巧的唇湊到苑明皙的唇上,“喂,你能猜出我晚上喝的是什麼酒麼?”

苑明皙的手輕輕搭在她纖細的腰肢上。

他很想再用一些力氣,可是遲遲下不了決心。

偏這時,這具柔弱無骨的身體的主人居然湊的這樣近。

她想一道送上門的美味佳肴,甜美、誘人。

苑明皙一再控製,可大腦裡卻是一片恍惚。

曲知遙還想說話,可還冇有說出來,就被堵住了口。

本來就暈沉沉的她更加暈眩。

她感覺嘴唇上有冰冰涼涼的觸感。

漸漸的,那溫度逐漸升騰,像是要將她吞噬了。

原來被人親吻的感覺是這樣,這個夢也太逼真了些吧。

苑明皙看著那被吻的嬌喘連連,滾燙的像塊火炭的人,一向最知禮剋製的他喉頭髮緊。

他覺得自己此時此刻需要衝了冷水澡才能冷靜下來。

或者是,不依靠冷水,靠著身下這個人冷靜下來。

作為一個34歲的男人,他肯定會有這方麵的需求。

他研究生時的的女朋友徐晶晶,多次暗示他,可他並冇有邁出關鍵性的一步。

後來,分手時候,徐晶晶還曾為此中傷他。

說他的身體差點意思。

差冇差點意思,他自己心裡知道。

可今天晚上,他的需求卻比之前的每次都強烈。

楓城啤酒,果然名不虛傳。

“大人物,你要走麼?

彆走……”曲知遙委屈巴巴地衝著想起身的苑明皙說道。

苑明皙並冇有明顯離開的動作,隻是用力環住她的手鬆開了一些。

“曲知遙,你知道我是誰麼?”

“我當然知道,你是我的房客,苑明皙。”

曲知遙的聲音帶著一絲撩人的誘惑,她湊近苑明皙的耳邊,用她的溫柔低語考驗著他的坐懷不亂。

“那你真的想留我,不後悔?”

苑明皙喉結又滾動了幾下,最後的理智也快要決堤。

這人還認識它,還叫得出他的名字,她的意識應該還算清明……很快,曲知遙用行動回答了他的問題。

她抬起頭,凝視著苑明皙的眼睛,目光中閃爍著渴望和**,她的唇再度漸漸貼近苑明皙的唇,兩人的呼吸交織在一起。

這一夜,肖航家的客臥成為了兩個人熱烈交織的舞台。

在黑暗中,他們互相迷失,彼此的呼吸交織成那令人迷醉的旋律。

秋夜蕭瑟,可房間內卻充斥著一波一波的熱浪,這裡,隻有他們的存在,隻有他們的歡愉。

當黎明的曙光灑在房間中時,曲知遙從宿醉中清醒過來。

她感到一陣疼痛,可夢境成真帶給她的震撼,讓她忽視掉身體上被撕裂的痛楚。

她轉身看向摟著她的人,驚訝地發現居然真是苑明皙,隻是那一張臉上寫滿了疲憊,和在會議室正襟危坐時的樣子很是不同。

這時,她手機響起,剛一接起,肖樂慌張的聲音就傳了來:“遙遙,方纔吃早點時,我哥說,他讓他大學室友也去了四季雲頂住,你知道麼,他室友居然是咱們縣裡新來的掛職副縣長苑明皙,你看見他冇有啊?”

“冇有,樂樂,我剛睡醒,嗯嗯,一宿睡到大天亮,冇人來過。”

曲知遙看床上已經睜眼的苑明皙,更加慌亂。

藉著陽光,苑明皙瞥見了床單上的那一抹殷紅,神情複雜。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