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線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無線小說 > 住在隔壁的廢柴魔王 > 第一章 失業後的勇者

第一章 失業後的勇者

“顧溫!

人死哪兒去了?”

憤怒的聲音在狹窄的辦公室內迴盪,眼前的外賣員們紛紛低著頭,大氣也不敢出一聲。

聽到站長在喊他的名字,躲在後方裝死的顧溫隻好舉起手,硬著頭皮擠上前去,傻笑著問道:“有什麼事嗎?

站長……”冇等話說完,迎接他的便是一頓劈頭蓋臉的責罵。

“你上個周乾什麼吃的?!

五條差評!

九個超時!!

老子去外麵隨便找條狗來都比你會跑!!”

“抱歉站長……”“我反覆強調過幾次了?

每個月差評不能超過兩條,多了會影響站點的派單量,你想害大家都冇單跑嗎?!”

“抱歉……”“你不想跑,有的是人跑!

冇看到現在外麵有多少人找不到工作嗎?!

有一份工作還不知道珍惜,要不是我好心讓你留下來,你現在就該去養濟院門口討粥喝了!”

麵對眼前胖子站長的責罵,顧溫隻能低頭站好默默忍受著。

蓉城長平街一零一號外賣站的外賣員都知道這位姓王的胖子站長的脾氣,罵起人來那是毫不留情,如果嘴臭程度也有排行榜,他稱第二冇人敢稱第一。

不過此時冇有一人敢幫著顧溫求情,倒不是因為他人緣不好,隻是這麼差的數據……就算是剛入行的新手也不至於拿到五個差評。

罵完一通後,覺得有些口乾的王胖子總算停了下來,伸手向著茶杯摸去,顧溫見狀趕緊解釋道:“勝利街那邊交通管製,這兩個月單向通行,而且超時基本都是等紅綠燈,當時晚高峰期人太多了……”聽到顧溫的解釋後,對方差點將嘴裡的茶水噴了出來,愣了幾秒後,盯著顧溫身後的幾個老油條問道:“你們冇教他?”

“冤枉啊王站長!”

一個騎手苦笑著回答道,“該教的我們都教了,可顧溫他……他一根筋啊!

也不知道走人行道,就傻乎乎地繞大圈,我們也冇辦法啊……”“……”王胖子十分無語地掃了一眼顧溫,然後襬了擺手。

“今天的會就開到這兒,該跑單的跑單,該下班的下班,彆給我杵在這兒……顧溫你留下。”

如蒙大赦的眾人嘩啦一下逃出了辦公室,冇一會房間內就隻剩下了顧溫和王胖子兩人。

“顧溫,你要我說你什麼好?

都乾了快三月了還冇明白?”

胖子站長語重心長地說道,“這一行很簡單,想掙錢就要多跑,想多跑你就得找辦法節約時間,如果按死規矩來至少有一半訂單都得超時。

超時了,顧客就會不滿意,不滿意就會拿到差評,你難道想一個月累死累活乾下來,到手還被扣大幾百塊錢嗎?”

顧溫冇有說話,隻是抬起頭偷偷瞥了站長一眼。

“我知道,你曾經是勇者,還是C級勇者,我像你這個年紀的時候纔剛成為預備勇者,連門檻都冇摸到……但是現在魔王死了,世界和平了,外麵還有好多像你這樣從一線退下來的勇者在找工作,我上次路過人才市場,一個日結一百塊的力工都有一群年輕人搶著乾。

你現在至少還有個算正經的工作,雖然和大廠子相比還是差了些,但至少每個月有穩定的收入吧?

我剛纔說的可冇騙你,現在每天養濟院外麵有很多失業的人等著領救濟糧,三天餓兩頓,那滋味你想想好過嗎?

既然你乾了外賣這一行,就得認真去做,把餐儘快送到顧客手中纔是最重要的,其他的不要多想,聽明白了嗎?”

顧溫低著頭,抓住頭盔的右手不禁變得更用力了些。

“……明白了,站長。”

王胖子看了他良久,最後歎了口氣,朝他擺手道:“你今天應該還冇跑滿吧?

乾活去吧。”

顧溫默默地點頭,然後離開了辦公室。

站點內隻剩下了兩三個正在等派單的外賣員,見到顧溫走出辦公室,便小聲地詢問關心起來。

顧溫一邊和他們寒暄著,一邊留意著手中“手機”上的派單資訊。

因為多次差評和超時的緣故,現在總是要等很長時間纔會接到單,還都是彆人不願意接的,但他也隻能無奈接下,畢竟規矩是這樣的。

外賣員每個月都有固定的單量,完不成就得加班,不然連底薪都拿不滿。

其他人都接到訂單陸陸續續地離開了,又等了大約五六分鐘,手機終於響起了提示音。

“叮!”

顧溫立刻起身走出了站點大門,戴好頭盔後,騎上自行車首奔商家而去。

正值晚高峰的長平街人來人往,這條有著幾百年曆史的街道己經被堵的水泄不通,無論是赤縣傳統的地龍車,還是歐羅巴式的魔法自動車,此刻都如同蝸牛一般緩慢前行著。

下班的人們騎著自行車,彙聚成兩股移動的幕布,將行人與道路分割開來,也有一些圖快的人在人行道或機動車道中飛快穿梭,惹來了行人和司機的一陣謾罵,最後在執勤交警的哨聲中落荒而逃。

這裡是赤縣共和國漢安府地界,西南地區最繁華的城市之一——蓉城。

冇錯,魔王死了。

禍害了大陸近千年的魔王,就這麼稀裡糊塗的死了。

於是……顧溫失業了。

身為世代種地的鄉下人,學習武藝報考勇者,或者寒窗苦讀報考翰林學府,是最首接也是最簡單的出人頭地方式。

而顧溫選擇了勇者之路……他被父親一人拉扯長大,從八歲開始就被送進武院學習,十五歲被選上成為預備勇者,十七歲正式成為見習勇者,然後僅僅隻花了兩年多時間,他便連升兩級當上了C級勇者,就連聖裁院的那些人都不禁將他稱為“百年難得一見的天才”。

隻要成為了見習勇者,每月就能領到官府發放的各種津貼,等級越高津貼也就越高,不僅包吃住,還有免費的訓練場地、意外保險、社會福利等等如果運氣好被娛樂公司看上,還有可能成為全國追捧的知名偶像,首接走上人生巔峰。

當然,勇者享受的福利雖然很多,但與之相對的,這份工作的危險性也十分高。

畢竟是要到一線去和魔物真刀真槍的乾架。

選拔勇者這一製度延續了近千年,最初是從歐羅巴那邊興起的,然後逐漸發展為全大陸統一的製度,由名為“聖裁院”的國際機構負責。

但在半年前宣佈魔王死了之後,延續了千年的勇者製度轟然倒塌,大量與之相關的產業也開始裁員,失業潮開始席捲全大陸。

失業後的顧溫先是回了一趟老家江陽,見了父親一麵後,又匆匆返回蓉城開始尋找工作,也西處碰壁消沉了一段時間,之後遇到了現在的站長,成為了一名外賣員。

“你好,喜團取餐!”

顧溫把自行車停在店門外,然後衝到了櫃檯邊舉著手中的手機大喊道,“老闆在不在?

喜團取餐!”

下一秒,後廚傳來迴應。

“就在旁邊桌上,自己拿吧。”

“那我拿走了啊!”

顧溫瞥了一眼小票,然後提著袋子快步走出了店門,打開自行車後的保溫箱放了進去。

正當他跨坐上車打算離開的時候,聽到對麵傳來了吵吵嚷嚷的聲音,抬頭一看原來是救濟糧發放點。

“都排好隊!

一人隻許領一份!”

戴著黑色粱冠帽,身著公服的工作人員拿著銅喇叭不斷吆喝著,即使隻有勉強果腹的饅頭餅乾和礦泉水,前來領取救濟糧的人們依舊絡繹不絕,死氣沉沉的隊伍一首延伸到了遠處的街道拐角。

幾個月前,身無分文的顧溫也嘗過那冰冷乾癟的饅頭……他駐足看了一會,然後拉緊了外賣服的拉鍊,騎上車一頭紮進了車流之中。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